一早,李縣官門府上再度掛上大紅燈籠,此舉莫不引人側目。

「這是怎麼回事阿?我記得半年多前李府不是才迎娶王府千金嗎?怎麼現在又要辦喜事了?」路過的村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這你有所不知」另一村民壓低嗓聲道「李家公子當初原本有意要迎娶大小姐,無奈大小姐被挑中成為獻神祭品,李家公子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不得已才改娶王府二小姐。

「有!這消息我知道。那麼如今這張燈結綵之舉又是何故?」

「據說」村民再度壓低音量「大小姐會成為祭品,是王老爺的計謀。目的就是不希望大小姐嫁給李家做媳婦。上個月,李家下人在那座山的溪畔邊找到幾件姑娘家穿的冬衣。王老爺為了贖罪,今夜王李兩府下人會在王老爺及李公子的帶領下,去山林中找尋大小姐的芳蹤。這喜燈是待找回大小姐後,再次迎娶的提前準備。」

「可惡的王老爺!大小姐人那麼好,可憐她得蒙受如此待遇。那李公子的元配呢?聽說元配生性好妒,怎麼可能容忍自己的地位備受威脅?加上,李府怎肯定小姐還活在這世上?萬一

不是他沒良心,存心要詛咒王府的好小姐。他僅是好奇,若尋獲不著小姐那麼今日之舉,豈不成明日笑話了?

財勢之人最重視的就是門面。除非有萬般把握,否則這臉可是丟不起吶!

「這我就不清楚了。富貴人家的想法,哪是你我這平民百姓所能參透的?」聳聳肩,兩位村民離開原地,去辦各自的私事。

至於李府門前那兩個大紅燈籠則是迎風搖擺,彷彿正期待著明日夜晚綻放出耀眼光采。

***

「老爺,你要的大網和刀子,我們都準備好了。」

王府大廳上,跪坐著一名小廝。恭敬地將先前王滿金所交待的東西擺在眼前。

「很好!很好!哈哈哈~」滿金望著那些工具,暗忖著該怎麼在今晚對付那匹狼。

他依著腦海中曾親眼目睹過黑狼身型的模糊印象,特製一張需要八至十五人才能撐起的大網。

「你們都沒看錯吧?確定大小姐還活著?」騫毅冷睨一旁奴僕,再次確認。

「不會錯!經過我們與王家人暗中埋伏,確定大小姐還活在這世上。只不過」一旁奴僕欲言又止,似是不知該不該說下文。

「吞吞吐吐的做什麼?就老老實實說出來吧!」騫毅頗不耐,催促道。

「是!每回看到大小姐,總有一名男子相伴兩人狀似親暱有說有笑怕是」說到此,這名小廝倒也機靈。望著騫毅緊握拳頭臉色發青的模樣,便噤聲不語。

「賢婿莫氣惱,芸兒只是被妖魅所惑。待朝那匹狼灑下這羅網,諒牠插翅也難飛了!屆時,你還擔心兩府親家結不成嗎?」王滿金臉上堆著笑容,安撫著騫毅的情緒。

他能了解這種怨怒,想當初他也是熬過許多年後才能走至今日。但不管日子逝去多少,內心那股憤恨是永遠都消彌不去。

否則,他不會在聽到奴僕們說芷芸和那名男子走很近時,心中浮現出報復的快意。

「你真能肯定,那是頭妖狼?」騫毅再次詢問。

「老夫耳朵可沒聾。關於那名男子的一切,可是老夫親耳聽來的。」手指著指自己的耳朵,滿金接著道「若非那夜賤內抱著芸兒訴說那名妖狼的事情,碰巧被老夫聽到。只怕老夫一輩子都會被蒙在鼓裡。」滿金臉龐露出嫌惡憤怒的表情。

「就聽你的。不過,千萬別給我耍花樣。」撂下這句話,騫毅起身走出大廳門外朝客房走去。

在夜幕降臨前,他需要養精蓄銳好搭救美嬌娘。

   

望著騫毅愉悅離去的背影,王滿金臉上褪去那虛假笑意,取而代之的是陰沉面孔「阿福!我的話都吩咐下去了嗎?」他轉頭朝站在一旁的老奴問道。

「老爺」管家微傾身「都照您的吩咐交代下去了只是,大小姐畢竟是您的骨肉這麼做

「你懂什麼?!」管家的話未說完,就被王滿金大聲斥喝「反了你!你只要辦妥我吩咐的事情,至於其他的,休莫多言!」

「老奴不敢。」低著頭,老管家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不敢最好!」王滿金怒目瞪視「若非念你跟在我身邊最久,剛剛你所說的那些話,足以被我趕出王府。下去!」

在阿福離開後,整個碩大廳堂僅剩下王滿金一人獨坐在椅子上,想著豔娘那晚的計謀,內心禁不住的興奮喜悅而微笑

「這次,妳不會再像上次那樣逃脫我手掌心。要怪,就怪妳娘把妳生下來;要怨,就怨騫毅對妳如此癡迷吧!」

就像,他曾對李霜深深地癡愛就因為愛的深,所以恨亦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