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也挺疑惑,自己哪來那麼多的眼淚?=.=a…

昨天下班,衝去萬隆捷運站,與門市的業務同仁相會。一起去妹妹經理家替鄭協理慶祝生日。

門市的同仁超貼心的,還替鄭協理製作祝賀光碟。整張光碟的播放畫面,簡直可以媲美正統的影視光碟【讚】。

看他們大夥聊天聊的超開心,我則狂摸妹妹經理的大肚子~下個禮拜她將臨盆了。

看到妹妹經理,一整個就是開心與快樂。

 

在鄭協理家坐到11點多,原本大夥是要直接回家。可鄭協理說要請我們一群人唱KTV。

礙於今天要上班,原本我是打算推辭(其實我真的很想跟去)。可鄭協理和其他人也一起邀我來歡唱,想想…自己也很久沒唱歌了。

況且,第一次跟門市(包含前主管)唱歌,這樣的感覺…還挺新鮮的呢!

他們在7-11買了40幾趴的酒,打算在KTV包廂內暢飲。我心想既然來了,就好好開心high一場吧!

只能說…我太久沒碰酒。過於高估我自己的酒量。她們只是倒一點點酒+熱水,就這樣兩杯…我整個人就茫了…

先前在家,我記憶中酒醉的一次是喝陳高。那時候小妹和妹婿來家裡,因為小妹晚上是一定要跟妹婿睡一起,我完全無法控制我自己的舉動而狂飆淚…

原因挺白癡的,因為小妹不能跟我一起睡【超幼稚的啦~】

從那次後,我知道自己一定要節制酒的量度。若自己喝茫了,飆淚是肯定少不了的舉動…【噗】

 

鄭協理挺會看人的。他說我是個蠻奇妙的人。

「我老婆(就是妹妹經理)曾跟我說,全部的人都聽懂的事情,偏偏就詩琪會聽不懂(老實講,我真的很容易會錯意)。可是

「偏偏在全部的人員裡頭,就她這個聽不懂的最貼心。」

「好比當她詢問有誰要去辦什麼事情的時候,明明詩琪自己也很忙,她還是會舉手說:『我去!』當她看到妳這麼忙的時候,請其他人幫忙跑這一趟時,別人的臉色馬上就臭了。妳還是會說:『好!我去』

聽此,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我不知道,原來這舉動就是所謂的『貼心』?

我只是單純的,希望能盡自己的微薄力量,去分攤工作上的一些瑣碎事情。

「在工作上,妳不用擔心會被人如何(這我忘了他是說什麼)。因為大家是真的都很喜歡妳~妳不用擔心。妳真的很棒!」

 

後來,"喝ㄇㄤ"情況下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會扯到感情的事情。

小時候到大,若有難過的心事時,我不曾被長輩攬在懷抱裡拍背。

(遇到難過的事情時,我老爸總是跟我說,不要掉眼淚。因此,那種被爸爸抱在懷裡的感覺我真的很難體會這種心情。)

(我在我媽面前,即使難過哭泣,我也盡量不讓她看到。我不會讓我媽替我擔太多的心。)

所以,當鄭協理坐到我身旁,像個老爸把女兒攬在胸前,摸著我的頭、拍著我的肩膀和背時當場,我的眼淚馬上潰堤。

「我不知道一開始為他掉過多少次的眼淚我也告訴我自己不要這麼蠢我也知道自己真的很蠢很傻也很笨我也不希望這個樣子阿

我第一次,靠在長輩的胸膛前,為自己的感情事哭的像個小孩子。像個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子那般,任性地嚎啕大哭

起身後,鄭協理抹去我臉頰上的淚珠「唉傻女兒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他送我這句話。

「妳知道嗎?我這輩子只會為一個人哭,那就是我兒子。看到妳,我突然想到我兒子。如果我兒子二十幾歲遇到這種事情

「我也很喜歡厚德。真的~厚德的人真的不錯。如果妳想的是這麼高,那麼厚德他其實想的是這樣而已。」他筆畫了高度。

「他只是很單純的回應妳,是妳自己想太多。就像是去別人家吃飯,對方只是好意拿筷子給妳,妳回報以『謝謝』,就是這樣而已。」

「妳真的了解他嗎?妳真的懂他最大的缺點嗎?妳真的有跟他『應對』過嗎?」

「沒有所謂的『該不該繼續放感情』。因為你們現在根本就沒有在一起。厚德的心態,是他現在也還在觀望。就像這兩只一高一低的杯子,兩個杯子一開始都會互相觀望,然後當朋友聊心事、約出去玩,最後感覺對了,自然而然就會在一起。在一起後,也可能會因為了解彼此而分開。」

「詩琪,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妳喜歡厚德。如果我是厚德,我也會害怕。現在他若叫妳去幹嘛,相信妳會不加思索就去做。妳喜歡他,所以是零分,他三分,所以妳輸他贏。」

「厚德沒有什麼不好,若你們真的走在一起,我會希望你們兩個是幸福快樂的。說不定厚德會喜歡妳,但絕對不是現在。」

「他喜歡三角形,而妳是圓形。他有注意到妳的存在,但他現在的心態,僅僅就是在觀望而已。」

「如果有天,當他發現這只高杯子的優點時,那麼他就會追著妳跑了。」

「詩琪,He is very goodbut he isn’t only one妳是個好女孩,身旁一定會有人偷偷喜歡妳,妳要相信妳自己。」

「妳表面都是在笑,感覺很快樂。其實妳都是把苦往心裡藏。」

把苦往心裡藏…那是因為,我不能讓我娘親替我擔憂。這種問題,我也不可能找老爸談我只能把每次的不開心、失落,拼命壓在心深處,告訴自己『我沒事、我很好、我一點都不在意』。

其實,我會難過、我會傷心、我也曾失落。但我不懂明明都這樣了,為什麼我還不肯放過我自己?

昨晚看到鄭協理因為我而紅了眼眶,我突然想到我娘親她若知道,也會像他這樣吧?

我曾暗自發誓,絕對會幸福快樂,不讓她替我操煩任何事情。但今天這種事情若被她撞見,她會替我多心疼呢?

在她心目中,我一直都是個樂觀開朗生命力旺盛的女兒(對,不是蟑螂),她若知道我心深處那道被壓抑的負面情感,她肯定會很難過吧?

 

原來,我是真的很難過

原來,其實我並不如我自己所表現的那般堅強

原來,一切都僅僅只是我的自作多情

原來,就算我耐性佳,但爬再多的樓梯,我也是會累的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本來就沒有的事情是我自己的想太多,才會把我自己給困住。

我一直想找個長輩聊這方面的事情結果萬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暴露自己最脆弱的那一面。

我曾想過找妹妹經理談可是,我怕她在忙,況且問這種東西MSN上我也難以啟齒。

我曾想過找J開頭的阿姊聊可是,理由照樣也是這樣

我不喜歡把自己的事情丟出來麻煩別人,所以,只得一次又一次,在悲與喜層層疊疊中,壓抑住自己真正想說的話。

昨晚靠在鄭協理的胸前,我真的可以感覺到那種長輩對晚輩的關心與心疼。

那個可以讓我肆無忌憚痛哭一場的關懷與溫暖我以為我不會再掉眼淚,原來它一直都在,只是我轉身漠視它的存在。

最後,心中某樣東西,也隨著滾滾熱淚而流逝。

※※※

我真的能笑著祝福他找到另外一半嗎?對不起,我辦不到

我不是聖人、也不想當聖人,我真的很難做到,當我看到他跟其他女孩開開心心時,還能微笑著說「祝你幸福喔~

我佔有慾超強、也有自私的一面,而現在,我厭倦裝大方了。

我更討厭的,其實是我自己。

為什麼我要因為他的存在,而把我自己搞成這樣?

為什麼要利用一堆無謂的『想像』,去編織幸福憧憬與藍圖?

為什麼明明對方沒有什麼意思,我卻會錯意?

為什麼我會這麼有自信的肯定,我了解他性格缺點的那一面?

為什麼這個世界這麼多優秀的好男人,我卻要巴著他不肯放棄?

 

琪語錄:『不要讓真正疼妳、愛妳的人來擔心妳的一切。他們會捨不得,捧於掌心呵護的小寶貝,在哭泣落淚。』J

 

Ps.昨晚(應該說凌晨),超感謝鄭協理的開導與安撫。也祝他今天生日快樂喲~

我答應我自己,遲早,我會還這張臉一堆笑容。【好熟的句子?請聽寂寞寂寞就好”XD~田馥甄的CD是真的不錯聽~我有買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