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前,一整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閴暗寧靜的黑,讓她不安心慌。

「這是什麼地方」印象中,她是躺在床上聽著化為黑狼的咸琅嗓音朦朧睡去。

可現下眼前這是什麼地方?她伸出手試圖在黑暗中碰觸什麼,卻徒勞無功。

「快離開」黑暗中傳來幽幽女音「快離開這座山

聲音,參雜著柔弱與悲傷,不斷重複著『快離開這座山

「誰?妳是誰?妳究竟是何人?」芷芸顫抖提問不懂這夢境怎突然有股說不出的惶恐。

「快離開這座山」說話的人兒並沒有搭理芷芸的問題,照樣自顧自地播散著這句話。

「為什麼?妳也得告訴我個理由」芷芸堅持道。

原本期待會有回應的她,靜靜地佇立在原地只是眼前除了漆黑,依舊是那聲聲句句的『快離開這座山』。

「呀放手」倏地,有隻冰冷雙手在黑暗出伸出,牢牢掐住芷芸的纖頸。力道不大,她拼命掙扎想逃脫手的牽制。

「快離開這座山」依舊是重複的話語。此時,沿著掐住的手臂開始逐漸有亮光透進來芷芸的眼睛順著光,直到照亮前方人時,她不禁瞪大雙目

那是名披頭散髮的女子。臉龐上還淌淌流著淚,那雙原本應該是充滿歡笑的眼睛已被悲傷憂愁所取代雖然容貌不同,可是──

這是她自己的容貌即使兩者面貌相殊甚遠,可她不知何就是知曉,眼前的女子是她自己

這是怎麼回事?

「快離開這座山」女子唇瓣輕啟「快離開

  

「芷芸?芷芸?」黑狼用頭輕頂著,試圖喚醒身旁人兒。

自從那次觀看山壁回來後,她幾乎每夜被惡夢所擾,聽她的說法是,夢中不斷有聲音催促她離開。

他的禁令將於明日午夜子時解除。他答應她,只要禁令一解除,他會帶著她遠離這座山。

「還會再回來嗎?」當下她曾這麼詢問著。

「會!或許,妳夢中的暗示是指著近期將發生什麼事情。只要避過這場災厄,相信未來還是可以在此處安居。」

他知道她喜歡此處。但現下看著她痛苦的表情,他矛盾地想著,或許永不踏入此境對她而言才是好事。

「醒醒!」可恨,狼型的他完全沒有手臂可以將她搖醒,只能任憑她受惡夢的折磨。

「唔」低嚀後,芷芸緩緩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黑狼的銀眸所露出的深深擔憂。

「我沒事」芷芸虛弱笑著「相信我,我真的沒事。」

「又是被惡夢所纏?」他輕聲詢問。

沉思一會,久仰她才抬頭詢問「你相信有前世今生的輪迴嗎?」

接著,她便把方才的夢境詳述一遍,包括被哭泣的女子掐住脖子。

「妳多想了!」他緊依著她「若真有前世今生,如今妳已投胎在此,夢境中的女子又怎麼可能是妳的前生?難道妳可以跟年幼的自己同個時間相處在同個時空嗎?」他柔軟的狼毛,輕輕地在她的肌膚上來回摩蹭。

「也是

「想想明夜後,妳將離開此林境吧!今後,妳將不會再被這惡夢所擾──甚至是脫離過去的回憶。天還未明,再睡一會。」黑狼溼漉漉的舌頭,輕舔著芷芸的臉龐。

「嗯。」芷芸柔順地再度躺回床褥上,她緊挨著他的身軀。

「明夜,我們去溪畔可好?就在那邊迎接你的解禁時刻順道聽聽你跟娘的故事。」芷芸閉著雙眼問道。

「冬夜的溪畔是很冷的。要聽,我可以明兒個說給妳聽。妳若著涼可就不好了。

「可是,離開此座山,你也無法常常回來看那條溪了」芷芸含糊不清地說著。

『原來』咸琅這才明白她的用意。她是體貼地為他著想著─即便未來會再回來,也不知是哪時候的事情。

她想著,若能在離別之際再次到溪畔,想必能減輕咸琅的不捨吧!

望著身下閉起雙眼再次沉睡的芷芸,咸琅眼中充斥著滿滿柔情。

「能有如此善解人意的妳陪著,夫復何求?」咸琅笑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