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從苗栗阿婆家烤肉回到家裡。

凌晨150分左右,接到前事務所老闆娘的電話(也是我爸同事的老婆)。

她告訴我她是連阿姨,問我還記不記得?

回憶,一下子宛如潰堤的河水,馬上佔據我所有的思緒。

『她打來做什麼?為什麼要打給我?是發生什麼事情嗎?』我心中浮出許多的問號。

聊到後來,才知道原來周伯伯已經離家出走一個禮拜多了

這夜,我聽著她的話語,到凌晨2點多

最後,她對我說一句,令我頗為反感的話「妳爸爸把自己的婚姻給搞壞,現在還要拉妳周伯伯來作伴是嗎?妳周伯伯說要跟我離婚!」

「婚姻這種東西,是雙方要去好好溝通才是。」我盡量以不尖銳的方式,來跟她溝通。

言下之意:婚姻是雙方共同經營。若妳們溝通無障礙,有誰能鼓吹周伯伯離婚?請不要把所有爛帳都推到別人身上。

(我心裡OS:媽的!那是妳跟他之間的事情,妳當我爸是怎樣?橫跨妳跟周伯伯之間的第三者嗎?我又不是不知道妳的個性多幹練?在妳身旁我還能熬個3年半,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耐性跟忍性了。

「妳不是不知道妳周伯伯的個性,就跟妳爸一樣,職業軍人退伍的,怎麼講就是固執不肯聽!

甚至她反倒怪罪我爸在他們家發生事情,周伯伯要我爸去他們家載周伯伯時,我爸竟然還老實開車要去接周伯伯(不過後來沒接到人就是了。)

總之,2點多掛上她這通電話,我整夜躺在媽咪身邊,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總算知道那麼晚接到電話,這種痛苦的滋味了

※※※

第二天,在老爸家坐的差不多,正要離開時,就看到連阿姨開賓士和兩個兒子來到老爸家裡。

表面功夫當然要做一下。畢竟,我已經不再是四年前那個面對連阿姨,會擔心地唯唯諾諾的小女孩了。

她看到我,聊到爸媽的婚姻,開始在我面前數落老爸的疑心病重,才會讓這個家搞到這個樣子!

她還說如果在爸媽簽字離婚前讓她知道,她不會讓他們簽下去。

我心裡冷冷地想,干妳屁事?

當然,表面還是得虛偽的靜靜微笑、聆聽。

連阿姨來家裡的重點,就是要找老爸問周伯伯的下落。

「我相信你百分之九十九一定知道你老哥的下落!他有什麼事情都會找你、找外人,就是不會找老婆找小孩。家裡每個人都被他打過,連唸國中的小妹妹也被他打過。他最疼的小妹妹也被打。」

「沒有!嫂子,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老爸趕忙揮手。

雖然我臉部帶著禮貌性的微笑,但看著這樣的情景,我眼神透露著如冰的寒意。

爸跟連阿姨,果然是一樣。總是認為自己的推測、臆測,一定是準確無誤的。許多的『照道理講』,往往就是讓彼此關係感情惡化的『誤會』。

當年,父親的『照道理』,親手毀掉自己建立的家。

如今,連阿姨的『照道理』,我想,爸一定能體會到被人誤會的不舒服感。

在連阿姨一行人還沒來家裡前,我就聽到爸跟我講,連阿姨昨晚凌晨一點多打電話給他(那麼,她就是先打給爸,然後再打給我了。),告訴他周伯伯離家出走的事情。

「所以,連你也無法聯絡到周伯伯?」

「他都關機阿!我怎麼會知道他去哪?」老爸理所當然說道。

我心了然,因為連阿姨昨晚親口對我說,她確定老爸偷藏匿周伯伯,對她知情不報

我爸的個性,我最了解。軍人退伍的他,是不會在我面前編任何的謊言(他好的時候真的很好,但脾氣一上來的時候是真的會擾的家裡雞飛狗跳)。

連阿姨的重點是找周伯伯,卻可將話題扯到過去我們家鬧的最嚴重時候的事情上頭。

「※琪那時候搬離開家的時候,我也曾勸過她要她搬回家裡。一個女孩子搬離開父母家住在幾條街之外,等到未來有人來提親時,男方家難道不會有個問號嗎?」

我心裡已經翻白眼了老話一句:干妳屁事!

雖然事過境遷,但23、24歲那年,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人生黑暗期。

我的個性,很少會去記過去的恩恩怨怨【一來懶、二來我很健忘】。但唯獨那兩年,是我不管怎麼想甩掉,心頭上就是有那道疤痕存在【連美容膠帶都無法化解的傷痕】。它也是促使我自己了解一件事情:『別期待任何人會給我任何援助。痛苦、問題,只有我自己才能想辦法去面對解決。我的幸福只能靠我自己去追求掌握!』

那年,跟我父母親住一起的孩子,只有我。

面對整日吵吵鬧鬧的家庭甚至演變到最後的父打母,請問,當我最無助的時候,妳這位口口聲聲說把我當女兒看待的連阿姨,可曾出手替我抵擋?

當我帶著快要瘋掉、崩潰的心靈搬離開家的時候,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對我說的一句話「做人要懂孝順。爸爸不管再怎麼樣,都是妳爸爸。妳若在外頭租房子,以後婆家那邊的人會對妳這女孩的品德品行指指點點

「在我這邊的女孩子都要懂得飲水思源,都要懂孝道

現在說出來,也不怕各位看倌笑話老實講,那陣子,我幾乎沒有停止過想死的念頭。

死亡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對人生的絕望。那是徹徹底底的絕望

每天睜開眼,都覺得是痛苦、是悲傷。

還記得當家裡爆發嚴重衝突那晚,我暫住在鄰居家的頂樓,望著底下黑黝黝的停車場我真的想就此跳下去一了百了。

『人生,怎麼會這麼苦?這麼痛?這麼難熬?』

『是不是沒有我,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了?』

 

那年,我靠著朋友、靠著宗教音樂,慢慢再站起來。

※※※

後來,母親還是原諒父親而回到家裡,我則是在租屋處待到大學畢業。(那個時候,是年底發生的事情,我隔年6月就大學畢業了。)

我不管連阿姨怎麼說、怎麼唸,我知道,我無法再回到過去那個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小女孩,繼續待在家裡。

(甚至在上台北工作後,大概有一年的時間吧!我每次回家睡在自己的房間,總有深深地恐懼與焦躁

熬到大學畢業,連阿姨看我不管她怎麼說,我堅持就是不要回家住因為不順從她的意思,她常常有意無意地暗示要我遞出辭呈。

四年前的八月份,我遞出辭呈。九月底正式離開。

十月十一日,正式在台北展開新的生活。面對新的人事物,我開始拓展我自己的視野

遇到妹妹經理、遇到善良的同事,我才慢慢、慢慢重新把那個愛笑的自己給找回來。

因為曾經深深痛過、被傷害過、被背叛過、被欺騙過,我更懂得珍惜平淡又幸福的日子。

懂得知足與感恩~

 

今天坐在家裡客廳,我知道,連阿姨的話語無法再讓我受到任何傷害。

我心裡想:如果妳真的能讓其他人的家庭因為妳的能力而獲得挽救,那麼,為什麼妳自己的婚姻今天會走到這樣的地步?

開口閉口都說職業軍人怎樣怎樣、如何如何。我承認職業軍人確實是有個倔脾氣在但不是天底下所有的『職業軍人』就跟老爸或周伯伯同個性子。

連阿姨很聰明,聰明到精明的地步。精明到會給人有壓力

曾經看過一篇文章,它的大意是說:女人的溫柔與兇悍,取決於另一伴對她的態度,反之亦同。

看到連阿姨的婚姻,我會思索,當她不斷要求周伯伯,周伯伯只得把所有的苦悶壓在心中一次爆發然後連阿姨見此就更強勢、周伯伯更壓抑又爆發連阿姨就更加強勢的惡性輪迴當中時,我看到的是當初那甜美可人的女孩轉變成巫婆的過程或是英俊帥氣的王子變成暴怒的野獸。

爸爸是職業軍人退伍,遇上溫柔可人的母親,卻不懂珍惜與疼惜娘親的付出。

周伯伯也是職業軍人退伍,遇上聰明的連阿姨,雙方卻不懂得包容與關懷(或許他們都懂但每次的爭執、暴力,硬是摧毀雙方當初原有的感情)。

記得過去曾聽五阿姨說,周伯伯在追求連阿姨時,出門他必定會幫連阿姨拿東西。

婚後,就所有都變樣了。

記得,那年當我還在事務所時,連阿姨還特別拉著周伯伯去算命,還把全家人的名字都改掉了,試圖讓家能夠更合諧圓滿。

諷刺的是,如今家裡還是吵吵鬧鬧(今天聽到說,還曾鬧到警察局,連阿姨申請保護令)

我不禁想到,今年初想改名字的事情我慶幸,我並沒有衝動去改掉。

改名若不改變雙方的溝通,改再多也是枉然的。合諧的夫妻相處是靠彼此的互動、彼此的用心、彼此的關心,不是靠外在的名字。

如果改名真有那個效用在,天底下就不會有離婚的夫妻了。

 

聊到最後,連阿姨說道「當初是他追我耶!不是我大著肚子倒貼他!結果婚後這麼沒擔當,自己離家出走,三個孩子還有這個家全丟給我養?!不配當個男人!」

老實講,聽到這個我超傻眼…==|||

我實在很想吐槽:「當初人家追妳,妳也是心甘情願被人家追走。請不要用這個來當吵架的話題好嗎?=_=a…

難道說,若當初連阿姨去追周伯伯,那麼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就『理所當然』嗎?

這是什麼鬼邏輯啊?!

先前看到陶晶瑩的姐妹淘網誌,曾提到過所謂女追男的事情。有人說女追男,那麼男人壓根就不會去疼惜珍惜女人。

結果作者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大意是說:那麼妳看看那些被拋棄、遭背叛的女人,當初誰不是被男人給追著跑的?

(偷偷說:我那優秀的妹婿,當年也是被我妹給騙來的~

只能說,請不要把愛情當中的誰追誰,當成婚姻的幸福指標。不是說男追女就一定會幸福,也不能說女追男就一定會悲慘

女人會追男人,代表那是她懂那男人的好。她聰明有智慧,眼光看的遠,知道那個男人是績優股。

她不想把幸福輕易拱手讓人,所以她會先下手為強。但不代表,她往後就會被男人吃的死死。

我只能說,連阿姨聰明,卻被愛情給矇騙,看到的是周伯伯的一面,卻忽略他另外一面。

甜言蜜語、英俊帥氣、家財萬貫,永遠都只是一時的。

真正重要的,是男人對家庭倫理的重視。

真正重要的,是嘴巴上會因為面子而不會說對不起、不好意思,但就是能讓人知道,他正彌補、修正自己的失誤。

真正重要的,是男人在工作上的認真與努力。

真正重要的,是男人懂將心比心的心態。

真正重要的,是他知道他的經濟有多少,不會胡亂花費錢。

真正重要的,是他真心疼子愛女,賞罰分明。

真正重要的,是他能讓妳安心、能讓妳全然的信任與靠近。

真正重要的,是他能帶妳成長,暸望不同的世界。

真正重要的,是不管任何時候、場地,他能讓妳(或妳能讓他),做最真實的自己。

 

結論:愛情美好,不代表婚姻順利。但不管是愛情、婚姻,都跟命理毫無瓜葛。只有心,才是關係好與壞的關鍵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