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每次回竹南,一喜一憂。

喜的是可以看看阿婆(客家稱謂,奶奶之意)以及跟娘親打屁啦咧。

憂的是,要面對父親排山倒海而來的負面情緒【嘆ing

自從他們離婚後,回竹南的行程就變的『豐富』起來

星期五晚上回去,先到娘親租屋處與娘親抱抱啾啾睡一晚(我還沒斷奶就對了XD~);星期六中午父親會買便當到阿婆家,跟他說一聲,他就會多買一個我的份。中午就在阿婆家,阿婆、父親與我共三人一起吃著飯。等阿婆吃飽飯後,我就與父親一同回家。

聽著父親的叨絮,等時候差不多了,離開父親家後,我自己一人又會折回阿婆家與阿婆聊天她老人家老了,很多問題都會重複問,患有老人失智的她,縱使面對親人有時會露出疑惑的眼神,卻唯獨在看到我時,能毫不猶豫的說出我的全名

這次小姑姑也從台北回來,她回來是看阿婆的。為了避免讓父親撞見她而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當我與父親離開阿婆家時,我連忙打電話給正在和娘親與妹妹一家子吃飯的她,跟她說可以來看阿婆了。

有時候和我娘聊到小姑姑回來看阿婆的事情,我媽感嘆姑姑連回來看個老媽都得這麼偷偷摸摸、大費周章時

我只能無奈地說,有些傷害,是一輩子都抹滅不了。我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讓她能沒有壓力地與阿婆享受天倫之樂。

做女兒都會想娘親、黏娘親的。小姑姑的工作壓力這麼大,即使阿婆無法幫上什麼,但只要能在媽咪身邊說說話、撒撒嬌,就能讓心產生力量,好去應付未來的每個挫折與困難。

不管女兒年齡再大,在媽咪面前,永遠都是愛撒嬌沒斷奶(?!)的小娃兒~XDD~

因為我懂,所以,我會希望她能和阿婆好好聚聚聊聊。

 

在阿婆家吃飯,父親對我提到一些事情。

他有意無意地說著:「轉告妳弟弟妹妹,好歹我也從他們小時候拉拔到20幾歲。腳長在他們身上,要不要回來看我,就看他們自己的意思。我不會勉強他們,妳也知道我從來不勉強人。」

他明明就是寂寞的,卻說自己有很多朋友會陪他。

他明明就是想念的,卻用毫不在意的態度來面對子女。

他明明就是放不下,卻在我面前裝做已經把過去給拋掉、心放很開。

當我聽著一如往常,他對我說誰誰誰替他找對象,而他卻嫌對方女子怎樣怎樣的時候

我只能感嘆,父親怎麼這麼不懂得珍惜?他明明可以有個溫暖的家,卻為了固執己見、自負,把好好的家給毀了

到現在,他仍不覺得他自己有錯。

小時候,我真的是用『恨透』兩個字來形容對職業軍人的厭惡感。

父親說一就是一的教育,讓身為長女的我縱使有意見,也不能有任何的反駁。

開口閉口就是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可他從來都沒想過,同件事情站的角度不同,觀點看法就會不一樣。

當與妻子雙方各自有理時,他所選擇的不是溝通,而是爭執與謾罵。他要的是聽他話的『下屬』,不是會反駁他意見的『親人』。

有時候脾氣一上來,全家人就得遭殃看他的臉色那不加思索就脫口而出的傷人話語,一次一次摧毀擊誇家人對他的尊重與敬愛

到最後,當他與娘親離婚時,包含我在內的三個子女,一致都贊同這個決定好。至少我娘不會再活那麼辛苦。

做的再好,永遠都被人挑毛病與嫌棄,為什麼要把自己搞的壓力這麼大?這麼累?

付出的再多,永遠都被嫌沒有用心去做為什麼就不能多點讚美來代替嫌東嫌西的舉動呢?

娘親二十多年來的付出,到頭來是一場空。

父親總嚷著尊嚴、尊嚴,總說他跟娘親生活在一起,活的沒有尊嚴、娘親總扯他後腿

離婚後,跟我聊天時,卻總有意無意詢問娘親的近況。

若明知道二十幾年感情放不下,當初又為什麼這麼衝動去簽字?為什麼每次有爭執就把離婚二字掛在嘴邊?

感情經不起這樣的試驗。有些東西講久了,是真的會實現的──

我不懂,大人的感情世界為什麼這麼矛盾?

這時候細細回想小時候與爸媽的互動,爸爸兇歸兇,但他是講理的不會像近幾年這般,胡亂猜測、胡亂下定論。

就好像看到我們拿根小火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燒房子而不會先問問我們要做什麼,他自己就先隨便下定論、判我們放火的罪。

看著他彷彿一下子就老很多的姿態自己的心其實是酸澀的。

我跟他,其實有點像。他因為看太多、想太多,於是把自己的親人一個個推出自己的身旁但他其實是渴望被關心、被重視的。【嘆ing

我因為看太多、想太多,下意識就認定這世上沒有一個好男人、視感情婚姻為毒蛇猛獸。

若非娘親自小的呵護關心,或許今日的我早已經不是現在的自己。

父親也是關心我們的只是,方法錯誤,造成表達出來的結果,往往令人感到受傷與難過。

這次回去,看到晴晴(我外甥女)撲過來甜膩撒嬌對我喊著阿姨阿姨。看到她親暱地與小妹的互動(嗯,我妹教育小孩的方針可跟我父親不相上下的嚴格…),我腦海中突然想到…

讓孩子怕父母,絕不要讓孩子恐懼父母。當孩子恐懼自己的長輩時,未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小孩都不會開心門對父母侃侃而談了。

我曾深深恨過,恨過自己的存在、自己的一切。每當父母爭執時,那段在家的歲月裡,我不止一次這麼厭惡自己的存在。

但,時間,真的是最佳的療傷聖品。也幸好娘親給我一顆不太會記住過去難過記憶的腦子很多事情,過去就算了。

眼睛長在前方,不是嗎?【笑ing

 

從父親家離開後,便到阿婆家與娘親、小姑姑以及小妹和那兩位小朋友會合~

當我踏入阿婆家,大夥都有默契用客家話詢問阿婆,我是誰?

阿婆看著我,理所當然用客家話說到:「她是XXX」時,阿哈哈哈~我看到小姑姑不是滋味的表情嚕~

(小姑姑和我小妹的臉孔有點像,猜想肯定她又被阿婆誤認為是小妹啦~啊哈哈哈~~

阿婆失智,但她卻總能認出我,這點,我真的真的感到很窩心。

有時候跟娘親閒聊時,我都會跟她說:「媽咪,等妳老的時候不能忘記我喔!妳不能看到我時還詢問我是誰,這樣我會很難過ㄉ~

阿婆每次看到我,總會說若我要嫁人不要嫁到國外去,不然爸媽要去看我會不方便。要找對象就找老實點的、又肯做事的,不要找那種要吃不做的等云。

其實,我知道阿婆現在的印象,停留在過去的某段時空。哪天我若真的嫁人了,她恐怕也還是會對我說這些。因為在她回憶裡,我是她那還沒有對象的孫女──

只是,聽著她千篇一律的婚姻箴言,心中湧起甜甜的幸福。還有長輩能頻頻叮嚀自己的終身大事,是件很幸福的感覺~^^~

 

從阿婆家離開後,小姑姑就跟我們一起去唱歌~小姑姑和妹婿及娘親屬老歌派、小妹與我則是流行派,而晴晴程程則是兒歌派。

不過,頭份好樂迪沒有兒歌,所以兩個小蘿蔔頭只得坐在一旁看大人唱歌XDD~

每次點到老歌,我跟妹就會自動把麥克風遞給小姑和妹婿XD~

和親人歡樂唱著KTV,哪怕是唱到喉嚨沙啞、聲嘶力竭…只要開心就好啦~~

唱後小姑姑搭客運先回台北,收到她傳來的感謝簡訊,我笑了。

我懂她工作的壓力,在這樣的時機裡,要達成上頭所規定的業績目標談何容易?

這樣的壓力是該好好紓發才行。

唱唱歌、之後去明德水庫看水舞秀~

苗栗,真的很美~^^

 

到家已經晚上十點多,拿著從父親那買來的58度紅標高粱,因為娘親第二天要上班(這天她也累了XD~),所以我只有倒一杯自己喝。

開瓶前小弟聽到我要倒一杯,他說句:「妳要是能喝完一口就好了!還倒一杯咧。」

我不信,放一顆冰塊與梅子,喝一口媽呀~怎麼這麼辣?我的嘴唇都麻了XDD~

小弟看著我的行為,搖頭緩言道「就叫妳喝一口,就不信嘛妳~!

後來實在太辣,娘親又從冷凍庫拿出冰塊多放幾顆,才沖淡那股辣麻勁。

一杯酒,娘親幫我喝個兩三口,剩下自己全乾掉了~後來我才知道,我不是不會醉,只是啤酒那種等級的對我而言是不痛不癢

我的死穴是高粱XDDDDD~~~

喝完這杯酒,爬到娘親床上,拍著她的位置喊到:「麻咪~快上床快上床~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抱抱啾啾妳XDDD~

(喝酒醉其實意識是清醒的,只是會有勇氣說出平常不會說的、不敢做的事情來。是說我平常回家也會這樣對我娘親咧XD~

爸從前就交代過我,喝酒可以,但不要在外人面前喝,自己的安全最重要。

因此,我知道我自己的底限在哪,並不會在好友或是同仁面前去逞強多喝幾杯。

是說高粱這樣喝的後勁真的很強,躺在床上天旋地轉的~抱著娘親我沉沉睡去

(不過聽說螃蟹大叔酒量不好僅喝一口58度高粱酒不知道會不會就喝掛了?嘖!超想試驗看看的一定很精采(?)

我已經很久、很久、很久沒有這麼飄過、暈過、醉過

是說這禮拜(11)還是會回去(端午節要回去苗栗阿婆家─媽媽的長輩─),娘親說到時候在陪我喝~啊哈哈哈哈~~

(娘阿~我真是愛屬妳嚕~【啾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