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夢境中出現的散髮女子是我自己的意識。那日靠近山壁時,也觸碰了幾百年前失去主人而沉睡中的清泉力量它們本能地想鑽進肉身當中的靈魂卻沒想過此舉會造成肉身不適

這就是為什麼,自從那次靠近山壁後,她會不斷作惡夢的原因。清泉的力量多少撼動到靈魂意識,她似乎嗅出未來不安的變化,才會有自我警告的夢境出現可惜,為時已晚。

「魂飛魄散的意思是指回到最初的形體?」咸琅不敢置信的盯視著芷芸臉龐

「一切所有,打散重新開始」芷芸那抹苦笑中,含藏著不捨的語調。

「不!!我不管妳是芷芸也好、是泉女也罷我只要妳!我只要妳!不要離開我!我不允許妳走!那是不公平的賭注!那是不公平的仁慈啊!不要留我一人不要留我孤單一人」咸琅牢牢攬著芷芸入懷。

這世間最殘酷的,莫過於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生命之沙從手指縫中流瀉而逝。最終能保留下來的,僅僅是曾經握在掌中的觸感回憶。

他不能只靠這虛無的『曾經』,來陪伴他繼續向前度過無數的寂靜歲月他需要她的存在吶!因為他是這麼地用盡所有力氣去寵愛著她。

「還記得那日山壁前的話語嗎?」芷芸笑著,笑眼中泛出淚光「『即使泉水已不覆見,但曾經行過所刻畫下來的痕跡,不會這麼輕易就消失。即使是百年、千年還是萬年只要…深信此情不渝…』這段話,是我那日在凌霄殿上,分手離別之際…擔憂你會遺忘我的存在…而在你耳畔輕聲叮嚀…。沒料你卻牢牢將這句話記在心上…轉生後的你依著意識本能…每日來此凝視山壁水痕…我已無遺憾了…

「琅君,」她的時間不多了聽著山泉流入溪中所激盪出的水聲逐漸擴大,她突地感到難捨和不安那最重要的一句話,她還沒說出口吶!「琅君...我的夫君吶請銘記妾身一句三字

「我」芷芸閉上雙眼,悽涼笑著

時刻一到,芷芸手臂失去力量支撐,自咸琅臉龐處揮下優美弧形落置一旁。虛弱飄渺的三字重重盪在咸琅耳畔,即使風逝去那柔聲軟語,可對咸琅來說,那三字彷彿靜止在此刻,熨燙著心房。

「不!」一聲仰天哀鳴,撼動山川大地。即便是山下城裡午夜熟睡的百姓,也被這山頭上傳來這撕心裂肺的哀吼而驚醒。那失去伴侶而聲聲悲鳴的吼聲,傳至清晨仍久久不散

連過數日,直待山頭一片寧靜。幾位王府家丁在滿金帶頭引領下重回到原地,只見山壁上清泉嘩啦嘩啦直瀉而下。

清泉和溪水相擁,一同朝下游而去外。現場除了那夜遺留的破網和怵目驚心地血漬外,剩下的,就是那把沾血利刃依舊躺在原處

晴空萬里、輕風吹拂。枝芽上冒出點點嫩綠新芽,顯示著春神的腳步即將造訪蒞臨。

滿金惆悵地望著眼前一切直淌著淚,久久不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