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他們輕視她出身青樓的身分。所以,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利地位,無論是花任何手段,她都要掌控整個王府。

要掌控王府的最快方式,就是掌控眼前的男人

當他聽從她的意見,拿刀揮砍他自己的親生女兒時,她就知道她成功了。往後,看還有誰敢看蔑視她的背景

「所以她真是我與李霜的女兒?」滿金喃喃自語

「老爺~王芷芸,是你貨真價實的親骨肉。不過,老爺既然如此厭惡李霜想必我也幫你解除心頭上的怨恨吧?那刀揮下去的當下你該有感到解放的舒爽感,對吧?」軟語呢喃,此時化為蛇蠍猛獸,緊緊盤爬牢牢纏住他的心房和思緒。

「啪!」滿金狠狠在豔娘臉上摑一掌「妳這心腸如蛇蠍的女人竟害我和李霜有長達三十幾年的誤解」滿金此刻低吼!

「呵~呵呵~」艷娘撫著臉,冷到發紫的唇瓣溢出森然笑意「是阿!若非你那處子迷思,怎能容我這蛇蠍女子趁虛而入?不過就算你再怎麼懊惱你也無法挽回什麼放心吧!就算下地獄,你也不會獨自一人~呵呵呵

真正的地獄,是那年他成親後不再搭理她的歲月。那段期盼等待的歲月與冥府殘酷刑罰相比,顯然是前者的情況令她難熬許多

今後,她不用害怕死亡的分離。只因,她眼前深愛的男人手上所沾染的血腥,不比她少

原本靜默不語,冷眼旁觀這一切發展的孤焓言道「你最大的失敗,就是不肯相信自己、不肯相信李霜!當你撞見咸琅的存在而引起的懷疑與妒恨,就已經開始吞噬你原本所該擁有的幸福。真正害你的,是你自己那顆多疑猜忌的心。你看不透李霜悲傷企盼的神情、聽不進芷芸真切的關心,你所在乎的,僅僅是那場自以為親眼目睹的『背叛』。」

孤焓雙臂環胸,口吻冰冷「人類常犯的錯誤,就是用自己的觀點去認定對方的行為模式。並利用這扭曲的師心自用,來評斷對方的是非功過。而人類最可憐的地方,總在睜眼清醒的那一刻,才懊惱悔恨自己親手鑄成的大錯──雖說這已於事無補。」

滿金聽著完艷娘所有的來龍去脈,再加上孤焓的一席話,早雙膝無力癱軟地跪在地上。

他眼神空洞自語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芷芸是我的親骨肉?是李霜和我共同的子嗣我又做了什麼?!這些年來,我不曾對那孩子有過一次的噓寒問暖、有過一次真切的關心我做了什麼?!」

念頭一轉,他仰首看著那名藍髮青年,趕緊跪著爬到孤焓面前,拉扯著他的衣襬,涕泗縱橫直嚷「求求你你一定有辦法能救救她的性命!我錯了請救活她阿懇請你賜予我有對她說抱歉和彌補過失的機會

孤焓面無表情低下身,單膝跪在他眼前「即使我自身有此等法力,憑什麼要這麼做?對你這種人最大的懲處,不是動手殺你來洩恨,而是在未來的歲月裡,我要你的人生永遠都只能活在自責、遺憾與愧欠的情緒之中。因為,這是你選擇的道路,它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回頭的餘地。」

「你以為一句抱歉,就可勾銷你的罪孽?你認為再多彌補,就可撫平她的傷痛?這真是可笑又錯誤的謬論。」

「早在你一刀砍下去的那一刻,也斷了你與她之間的親情緣分。過去你有許多機會可以與之共享天倫之樂,可惜,那莫須有的恨意促使你不見棺材不掉淚。」

「看著她,仔細的看著她!這就是你堅持要看到的結果。可她此刻倒臥血泊中的蒼白臉龐,將一生一世纏繞在你心頭上!」孤焓朝咸琅與芷芸的身影指去,面對著滿金慍怒道。

眼前的滿金,早捂著臉低垂著頭緊縮著身子悲愴痛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