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騫毅也沒料到她會掙脫兩名青壯奴僕的牽掣,朝危險地帶奔過去。這突然其來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而失去攔住她的第一時間。

「住手!!!」同一時間,同樣深愛芷芸的兩名男子,不約而同地大喊道。

可這振聾發聵的咆嘯聲,哪傳的進早有預謀的滿金耳裡?即使他來得及抽手,仍舊帶上得逞笑意自右上朝左下狠砍過去──

既然李霜已死,那就由身為女兒的她來償還這十幾年來他內心的憤恨吧!只要她死,這十幾年來的痛苦就能得到發洩和解放。

「阿哈哈哈~阿哈哈哈~我解脫啦~我解脫啦~」王滿金仰天開懷大笑。

***

芷芸還來不及在咸琅面前站穩,就被後頭一股力量給推入咸琅的懷抱中。望著眼前結實的胸膛、強而有力的雙臂環抱住自己這與白日相同的熟悉氣息令芷芸仰頭燦笑「禁令解除了?太好了~太好了~可是我剛剛還有一個問題呢!」

「什麼什麼問題?」頭一次,『恐懼』這種情緒不斷攀沿上他的心頭牆。

「你爹娘會不會嫌棄我這媳婦的身分呢?」說畢,她對他露出俏皮的笑意。

「妳這傻瓜父王母后不會嫌棄妳的」他不能眼睜睜失去她、他不能!

單膝跪在原地,他將芷芸身軀牢牢攬在胸前,彷彿如此做,她就不會輕易離開他「就算他們嫌棄,有我還有我深愛著妳阿!妳不用擔心

以為經歷過幾百年的歲月歷練,早看淡所謂的離別。原來是因為沒有真正愛過、真正擁有過,所以他從來不擔心失去與逝去的茫然和焦急。

現在他懂了、他明瞭了!可這會不會太殘酷了?他們僅僅相處半年多啊

「你為什麼哭呢?是因為痛嗎?我…我不要看到你受傷…所以,我還是沒能保護你嗎?」蒼白的臉龐,被咸琅墜下的淚水霑濕。

「妳怎麼會這麼笨?!我是妖啊!不是人類啊!即便是全身遍體鱗傷,也不會死的!可是妳不同阿!妳的生命是這麼脆弱──」

他要殺了那男人!他要殺掉那個男人!那男人毀掉霜兒的幸福,又在他眼前奪去芷芸的生命,他絕對不會原諒這禽獸不如的男人!

咸琅抬頭注視著猖狂大笑的滿金。那道痛心疾首的犀利目光,令在場所有人心慌膽怯。深知此刻的他若一出手,自個兒的小命鐵定不保。

「就算不死,也會痛阿」芷芸說到此,眉頭深鎖。這痛苦面容看在咸琅眼中,心如刀割。

風聲不斷怒吼,拍打著整片山林。被仿如群魔亂舞的樹影包圍下,沒有人敢出聲制止滿金的狂笑行為。

「可恨!」咸琅舉起一掌,掌心中不斷擴張的光球迅速朝滿金身上打去!

就在眾人預設滿金鐵定會被打的身首異處之際,卻見那光芒似是衝撞透明屏障而被吸收,最後竟消失在滿金眼前。

眾人面對這急轉直下的情況大感詫異。至於險些被光體擊中,可現下身軀仍是完好如初的滿金,更是狂傲大笑「看到沒?!對於非人類的她是注定要死!我是替天行道,天會保佑我!天會保佑我!你無法動我一根寒毛阿!阿哈哈哈!」

「可別會錯意!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造殺業。即使,要你死一千遍也不足惜!」

就在所有人目光朝咸琅望去,只見他身旁開始凝聚著許多光粉。在一片柔和的白光中,開始顯現出淡淡人影。

望著擁有一頭柔亮淡藍髮色的奇異男子,眾人驚駭。怕是哪個不知名的妖怪要與咸琅聯手一起對付他們。

「焓焓姊姊」芷芸欣喜,她想笑著說自己沒有關係。可是身軀只要微微一動,背部灼熱的疼就會揪扯著她的心。

看著身下人兒痛楚的表情,咸琅的希望就放在孤焓身上,可卻

「我這有瓶仙水」孤焓不忍直視咸琅受傷的神情「你先給她服用。她不會走的太痛苦」撇過頭,孤焓輕聲嘆息的聲音傳近他的耳中。

「你可以救她的!你明明就是」咸琅大吼!

「我無法改變她的宿命,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孤焓遺憾搖頭「若非無意間聽聞其他夥伴所述,我不會急忙趕來此地。只可惜我仍舊晚一步!」

「讓我殺了他!讓我親手殺了他!」徹底的絕望,已將他的理智完全埋沒。

「不」芷芸氣若游絲地使出所有力氣,舉起顫抖雙手無力地擺在咸琅胸前。她急欲發出聲音引起他的注意,無奈卻是一陣劇烈猛咳。直至不尋常的暗紅血液不斷自她口中流出,他才驚覺眼前佳人所承受的恐怕不僅僅是刀傷如此單純。

「沒錯!」滿金含笑「她注定要死!為了怕有所萬一,我還特地在刀口抹上一層毒液。看來,毒液開始發揮效用了!」他完全沒有任何顧忌,當眾說出這段話。

「你瘋了你!她是你女兒!」騫毅走上前面對滿金,指著一旁被咸琅緊緊抱在懷中的芷芸,大吼道。

「她不是我的女兒!你沒聽懂嗎?她是那外表裝天真單純,內在卻淫穢不堪的虛偽女子和這妖孽所生的種!」滿金憤恨地緊揪著騫毅的衣襟。

此刻的他,已不管眼前人是誰,只要有人反駁他的意思,下場必定會像這般──

在眾人驚呼中,只見滿金揮拳朝騫毅臉上揮過去。他沒想過這一拳打在李縣官的公子身上,恐怕會換來不知得待多久的牢獄之災。

被打到一旁騫毅也嚇傻了。他從沒想過滿金會對他做出這種粗暴舉動。摸著熱辣臉頰,騫毅恨恨地在心中打定主意等下山後,定會給滿金一個教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