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兒?!」

「娘?!」

咸琅和芷芸望向來人,詫異地異口同聲道。

「還叫霜兒?咸老爹,你娶我女兒,是不是該改口喊丈母娘啦?」李霜笑中帶淚,上前緊緊擁抱咸琅和芷芸。

李霜從來也沒想過,在與咸琅暌違很多年後,能再次回到她所熟悉的氣息裡─那位把她當親生女兒般疼惜的妖狼。

「娘!娘」芷芸哭花著臉,喚著她親娘。

此時,李霜輕輕吟唱著「小孩兒、小孩兒,不要哭泣不要難過~平平安安過日子、開開心心快長大,妳是娘的掌中珠、心頭肉呀~娘的掌中珠、心頭肉喲~

再重複不斷的歌聲中,也加入了咸琅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咸琅與李霜懷抱中的芷芸,開心、感動、幸福地氣氛緊緊圍繞著她。待她想起孤焓時,卻發現本是其站立之處,現下卻空無一人。

「謝謝妳~焓姊姊,謝謝妳!」在咸琅與李霜的環抱下,芷芸帶淚臉龐朝遠方笑著大喊

夢境外,望著躺在床上摟抱著狼形咸琅的芷芸微笑臉龐上,緩緩落下兩顆晶瑩剔透的淚,孤焓僅是淺淺一笑「我可不是為了妳。我只是不捨咸琅這得來不易的感情,因為你們雙方在沒有勇氣明確的表態下,而化為烏有。所以自己不過是動點小手腳,原本挺擔心妳會無法通過考驗,不過看來,我果真沒有看錯人~呵呵呵!」

「好了!我得回仙界去。咱們後會有期啦~」揮著手、一璇身,孤焓便將深夜原有的寂靜還給這小木屋。

依舊躺在床上的狼與人,則相擁著把握當下夢境中的甜蜜。

現實中的未來有太多不定性因子潛伏著。唯有把握當下-哪怕是這則幽幻夢境-即便是『無常』突地降臨,心中也不會有所憾恨

***

「老爺~」在床上,艷娘側身輕撫著滿金的胸膛,在其耳邊軟語道「你當真要替咱們女婿找回那臭丫頭嗎?」

滿金原本就寵愛艷娘,哪捨得她這哀求地撒嬌語氣「恨都恨死了!怎可能找她回來?況且,我也不是不知道蓮兒的處境可騫毅手上握有把柄,妳說這如何是好?」蹙著眉,滿金那雙粗糙乾癟的手掌來回撫著豔娘保養有道的細緻肌膚。

「走開~」艷娘冷冷一道,推開滿金並轉身背對他「我就說你們男人最好色,果真是一丘之貉,膩了就休掉原配。你這擺明就是打算讓騫毅休了蓮兒改娶那臭丫頭。我苦命的孩子將要在外頭被人給指指點點了~」不久,艷娘那頭傳來啜泣聲。

「阿呀這?」滿金上前摟抱著豔娘的腰「誰跟他是一樣呢?天地良心,我可是捧妳疼妳都來不及呢!」

滿金討好般地哄著她,「總是有辦法把她除掉,只是我還沒想到一個方法啊」看著豔娘依舊背對著他,滿金急著竟緩緩流下汗珠。

「我有一個辦法,」艷娘出聲後,笑著轉過身面對著他「我有一個辦法可以除掉她!」

「喔?」看著豔娘綻放嬌笑的顏情,滿金滿臉的疑問與好奇「說來聽聽。」

「老爺~我聽說,山林中有頭狼,對吧?」

在聽到艷娘口中說出狼這字眼,滿金便渾身略為僵硬。他的眼神含藏著深不可測的怨恨

這點,艷娘倒沒注意到,她只顧著滔滔往下說「既然聽聞是那頭野獸救了臭丫頭,那麼我敢肯定臭丫頭一定跟牠在一起。」

「嗯!」滿金硬是壓下心中的怨怒,靜靜專心聽著豔娘的計畫「老爺~你又不是不懂那臭丫頭的個性,只要擒住黑狼然後

在艷娘的輕聲細語中,滿金臉上逐漸露出許久不見的微笑。最後當艷娘語畢,笑著望向滿金時,只見滿金興奮地壓覆在艷娘身上「妳這智多星,我的解語花~妳果然是最懂我的心」滿金輕捏著豔娘的下顎,光采的眼神中赤裸裸表現著他對她的慾望

「老爺,輕一點」艷娘魅笑著「這可是為了蓮兒的未來呢!別忘了,記得我方才同你說的喲~如此一來,她就必死無疑囉~

被騫毅的事情擾到心中扛著沉重壓力的滿金,在經過艷娘獻出無任何縫隙缺失的計策後,頓時心中大石塵埃落地。他無暇繼續聽艷娘的嬌嗲軟語,早已一頭栽進眼前溫柔鄉中

『這次,只怕芷芸那臭丫頭沒法像上回那樣輕易過關了。』滿金與艷娘思及此,同時間臉龐有著事在必得的得意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