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琅彎腰拾起竹風鈴放在掌中,沒想到力道過強,硬是把竹風鈴給握碎

是這鈴聲,切斷了他施在她身上的法力-為了避免她清晨早起發現他真正的身分,他每日白晝刻意在她身上所下的法力。

支離破碎的竹片割破他的手掌,可心痛早讓他對這種小傷毫無所感。

自掌間滑落的血順著竹片滴落在地上,望見地面上隨意擱置的冬衣,咸琅這才想起芷芸那擺明是自殘的舉動

天寒地凍,僅靠那單薄的衣裳怎能取暖?他趕緊拾起地上衣物追上前去

「何必管一個人類的死活?」此時,孤焓在他後方倚靠著樹幹環抱著胸冷言道。

「刷!」說時遲那時快,咸琅一躍朝孤焓站立處攻擊過去,當孤焓靈敏的身手跳往他方時,另一波攻擊尾隨其後,大有不傷孤焓勢不罷休的煙硝味。

「我是看你沒什麼動作,加上期限將至,怕你捨不得送她離開,才想出此計策,這就是你給我的回報?」孤焓也惱怒了,大喝一聲就是往他身上打去強大靈氣。靈氣一觸其身,便令咸琅往後彈十尺處遠

「你的刑期即將圓滿,我怎能任你為所欲為?時候也差不多了,在我個人認知當中」孤焓站在他前方輕笑著「長痛,不如短痛。」

「你究竟是對她說了什麼?」咸琅自知敵不過孤焓,憤怒大吼道「說!你究竟是說了什麼!」

「嘖嘖嘖!瞧你,生這什麼氣?我不過是說──」咸琅傾身靠近,在他耳畔低喃「說你是妖狼族,以及她才該是我的娘子。還有,若她還沒親眼瞧見你的變化而膽敢對你求證你真實的身分,則你將會有災難臨身

「你讓她在這裡目睹我的轉變目的是讓身為人類的她,知曉她和我的身分差距甚大,好讓她知難而退?」嘴角淌著一絲的血,孤焓這力道打的不輕。

「我還怕她有堅忍不拔的情操,怕她會在你的柔情安撫下勇敢面對這段感情呢~所以後頭嘿!就是你剛剛所體悟的一切,如何?可見我很盡力地把狼王夫婦的請託,給放在心上呢!」孤焓好不得意,揚嘴一笑。

「你安分點在此等待刑期結束吧!」孤焓此時化為女樣,靠近咸琅的臉龐輕吹一口氣「別去想太多喔~乖乖養傷才是病人最重要的義務。」

她笑嘻嘻地揮袖,只見原本是咸琅躺著的地方,現下卻空無一物。

孤焓滿意點頭,其身影也迅速消失在該處。

只餘下細雪飄飄,與散落一地的冬衣

可惜,孤焓千算萬算,就是少算了個『意外』的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