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上,李騫毅與王滿金則喝著茶,閒話家常。

「芷蓮是刁蠻點,都怪你岳母把她寵壞了,還望賢婿能多多擔待擔待。」王滿金望著騫毅,開口笑道。

騫毅低頭緩緩喝著茶「不知你這可有芷芸的消息?」他不想多談目前是他妻子的芷蓮,開口問的是原本該是他妻子的女人下落。

半年前,滿金不願芷芸嫁入李家,便以這移花接木之計,讓芷蓮代替芷芸嫁入李家。

如此,他既能鞏固與李府的姻親之緣,又能毀掉芷芸。本以為這一石二鳥的陰險計謀成功後,從此便能高枕無憂安享清福。

可天算不如人算,原來騫毅早打算非芷芸莫娶。這門親事原本該是作罷,但在李府二老的勸說下,才讓芷蓮過門做媳婦

這件事在他意料之外。可後頭緊接著,是小倆口新婚後沒一個月,騫毅私下登門拜訪他這岳父,要求他派出王府的家丁,一同協助李府尋找芷芸的下落。

滿金原是推託拒絕,直說芷芸是獻天祭品,如此舉動會冒犯上蒼,降下千萬浩劫在這整座城鎮等云云報應說法。主旨是希望讓李騫毅打消尋人的念頭。

不過,待他看到李府下人後頭押著巫覡等,那晚在山林間欲染指殺害芷芸卻沒成功的惡漢們時,此時滿金心中暗叫糟糕,卻也來不及了…

他萬沒想過,原以為是天衣無縫的計畫,就這麼被拆穿了

「我勸你,如果你還想聽到我喚你聲『岳父』,最好別跟我耍把戲。」李騫毅低頭品茗,那絲絲輕渺的熱氣自杯裡緩緩升起「如果讓我知道你找著芷芸的當下,讓她掉一根汗毛你就要做好後半輩子老死在地牢的準備。」

「知道嗎?地牢那些玩意兒,可讓你能痛快喊上無數夜晚,『岳父大人』。」李騫毅露出令王滿金打寒顫的笑意,冷酷說著。

「自是當然芷芸說什麼也是我女兒,一有消息我會盡快讓你知曉。」王滿金臉上堆滿著笑意,絲毫不敢怠慢。

李騫毅淺笑點頭,「岳父,這茶頗為香甜,是吧?近來天寒,可要好好保重身體。」

聽聞這段問候語,王滿金心中壟罩著比外頭天色更陰鬱的憂愁。

***

「孤焓姊姊~再高一點~哈哈~」難得冬陽露臉,木屋旁的鞦韆處,孤焓在鞦韆後方,推著坐在鞦韆上的伊人的背使力送上天際。

芷芸身穿一襲淺藍色的裙襬,盪向天際時群擺飛揚像似藍色彩蝶於天地間曼妙飛舞。朝後方盪回來時,那如瀑秀髮遮掩住她的臉孔,卻無法掩蓋住她興奮愉悅地心情。

孤焓笑著再推她一把,只見芷芸看到自屋內走出門外站在前方的咸琅,她笑著放開手中繫繩,自盪在高空處的鞦韆上跳下來

孤焓一陣輕呼,卻見芷芸分毫不差地落入咸琅敞開手臂地懷抱中「這麼玩很危險!若我一時疏忽,妳跌傷了怎麼辦?」咸琅蹙著眉頭,將她自懷中放下,隨即轉身朝前方邁進。

依舊擺盪的鞦韆,在孤焓伸手抓住鞦韆繩子後,便漸漸停擺在原地「芷芸,妳下次在這樣,我一定會痛打妳!心都會被妳給嚇壞」孤焓緊接著咸琅後頭加捕一句。

「對不起嘛~可琅大哥會接住人家嘛~」走在咸琅身旁的芷芸回頭望著孤焓笑道。

跟在咸琅與芷芸後頭的孤焓搖頭笑,看著芷芸活潑天真的個性,與孤焓初次見面時的模樣相比,真有天壤之別。

只要環境適當,花兒自會綻放最美的姿態給願意欣賞的人看。而芷芸究竟會選擇什麼樣的環境綻放呢?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希望芷芸不會讓我失望。否則我也只好對咸琅說聲抱歉了!』孤焓的雙眼,露出堅定的神情。

她是挺喜歡芷芸這女子,但若拿她與咸琅相比,自然是好友的幸福遠勝於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