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焓沒有忘記,此次下凡的主要目的。

這目的與眼前實景,很明顯的就是互相違背。咸琅即使在半年前做出這樣的承諾,但當彼此情愫滋長時,那是任誰也沒有辦法斬去根除。

孤焓下凡的目的,就是根除當事者所沒有辦法毀掉的『情』。特別是不同種族的畸戀

說句實話,他確實是不怎麼喜歡人類,說是厭惡也不為過。但他與芷芸相處愈久,他心中對人類堅石般的厭惡感便被其溫柔善良給逐漸軟化。她彷彿有股不可思議的力量,能讓週遭的人輕鬆紓爽、心情寧靜祥和,就像被水溫柔包覆著,不管什麼思緒,都能被水所承載融合。

這是什麼原因?他不清楚。但芷芸身上竟然有這樣的影響力,倒是令他頗為詫異。

可不管如何,再怎麼說她依舊是『人』。她的存在在咸琅的生命中僅是過往雲煙,彼此的情意愈是深濃,離別的痛楚就更是強烈。

孤焓的理智告訴他,該堅持原則,阻止咸琅與芷芸繼續相處下去。可望向好友那張逐漸柔化的表情,他對芷芸的呵護關愛,已在不覺間超越了他自己當初所對他承諾的規範內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同樣都是為了你們好,我該是殘酷的膾子手?還是慈悲的守護者?」

在他們無法看清孤焓身影的距離下,原是女紅妝的孤焓變成男子的樣貌。那頭漆黑的秀髮也轉變為晴空裡的天藍色,於漫天覆地的風雪裡恣意狂歡飄盪

瞇眼凝視著遠方,他淺淺笑著「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好友,就讓她來決定這一切吧!」

披著殘存著芷芸馨香體溫的風衣,他的身形逐漸由晰轉淡,最後原地僅剩下風雪呼嘯,不見任何蹤影。

***

「娘~」王府裡,芷蓮在艷娘的房內低聲鳴泣。

艷娘冷峻的臉孔,再再表示著聽完芷蓮的哭訴,她心中所湧現的憤怒與心疼。

「沒想到一個死人竟然還有這樣的影響力?!乖~我的心肝,娘一定會替妳出這一口氣!」拍拍芷蓮的肩,艷娘哄道。

「沒用的,娘!我每天都活在恐懼之中。只要一天沒確定那女人的死訊,我就一天不安心。就怕就怕哪天她出現在他眼前,騫毅就會把我給休掉了娘!我不願~~」芷蓮蹭著娘親,想到往後可能發生的事情,不禁淚潸潸。

初次在洞房花燭之夜,她的心就被他所奪去。可在那夜後,他對她的態度直至今日絲毫沒有任何變化

那是種冷淡的神情,沒有任何溫度的碰觸。起初她以為是自己不夠好,處處花心思迎合著他的喜好,就盼他對她有憐香惜玉之情。

結果沒用。他依舊是對她冷淡,近來眉宇間甚至有不耐煩的神色。

她不懂是何故?私下探李府下人的消息,才知曉這令她又羞又怒的實情。

原來她的夫君戀上的是原本要嫁給他的姊姊。那位她從來就不放在眼中同父異母的姊姊!即使她消失在那禁忌的山林中,他竟然還不肯放棄的執意搜尋她的下落

如果找著的是具遺體也就罷了,若萬一得到的結果是她還活著從下人那邊得到的確切消息,就是她會被休掉!

王府好歹也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富貴望族!可身為官宦世家的李府,若做出此等舉動,也沒人能加以阻止。更何況,就算不休掉她,她的地位也將不再是李府少奶奶,而是淪為妾的份。

兩姐妹共事一夫?這在善妒的她眼中,是絕對要阻止的事情!如果芷芸真死了,她可樂的不用動手。若沒死,她一定要想辦法弄死她。

至於全天底下能幫助她達成願望的,就是眼前表情凝重漾著冷酷笑意的娘親。

「妳別怕」艷娘換上溫柔慈藹的笑容「沒有人能從妳手中奪走這他」她傾身向前攬抱著女兒嬌弱的身軀「有娘在,多大的問題娘都會替妳頂著!妳心頭上的刺,娘自然會替妳拔除!」緊抿著薄唇淺笑,艷娘的雙目微瞇

卻綻放出堅決冷酷的殺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