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前方的美人兒,在這明媚的夏日午後,獨自坐在這樹下闔眼冥想,可有什麼心事嗎?咦?等等!這附近有人類的氣息!!」原本孤焓是一副輕浮不正經的模樣,在感覺出這空間有不對勁的頻率波動後,全身謹慎戒備起來。

「我昨晚遇到一名人類」仍舊閉著雙眼,咸琅開口道。

「不會吧?同樣的事情難道每過十幾年就會輪迴一次?」孤焓那呆若木雞的表情,若被咸琅看到,肯定會被他消遣一番。

可惜,咸琅目前並沒這種玩鬧思緒心情。他緩緩睜開眼,悄聲道「輕聲點,芷芸好不容易才剛入睡。我們去其他地方聊聊吧!」眨眼功夫,方才落下話語的地方便空無一人,只剩風兒吹落而飄散的枯葉。

抱著『拿你沒辦法』的表情,孤焓聳肩也隨他一併消逝於該處。

炎炎的夏季午後,蟬聲唧唧伴隨著炙熱艷陽。而於屋內涼爽床上休憩的人兒,則渾然不知方才屋外所發生的事情。

 

「我需要一個解釋。」孤焓收起玩世不恭的態度,胸前環抱著雙臂,蹙眉問道。

「她是霜兒的女兒名喚芷芸。」坐在林木下隔著溪水望著山壁,咸琅說道。

「那又如何?想必霜兒現在日子過的幸福快樂你該不會擄走人家的女兒吧?」雖然這只是句玩笑話,可孤焓卻眼尖地發覺到咸琅自內心深處所燃燒的憤怒之火──

他知道,現在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時刻!

孤焓走過去,「我很抱歉」倚靠著樹幹坐在好友身旁,同他的眼界高度望向對岸山壁「應該是發生什麼事情,對吧?我能知道嗎?」那不輸咸琅低沉渾厚的磁性嗓音,迴盪在彼此之間。

深深吸氣,咸琅將胸口的憤怒壓抑下去。他知道這是霜兒自己選擇的未來,他不該因她不幸的人生而將怒氣發洩給他人。

當他親耳聽到芷芸那張梨花帶水的嬌容泣訴著霜兒過往的生活,並不如那男人當初訂下的山盟之約那般疼惜她時,怒目切齒的他直想下山給那男人一頓教訓!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可那字字句句聽在耳中卻猶如在他胸口上狠狠地刺上一刀。

那是他的女兒他親自教導的乖巧女兒、他貼心可人的聰慧女兒竟然這麼被人給糟蹋了?

還是毀在他以為可以託負女兒終身幸福的男人手中

孤焓靜靜聽著他深深聲聲痛苦的敘述著,他以為仍在此穹蒼下平順生活過日子的霜兒,實情竟是早已魂歸冥府、永不相見。

早知如此,當初他就該極力勸阻咸琅緊握雙拳忖量著。

「你無法勸阻的!」彷彿知曉好友的思緒,望著咸琅惱怒懊悔的神情,孤焓嘆息「若當初知道是這樣的結局,說什麼我都該阻止你收養人類幼兒的傻念頭。」拍著他的肩,孤焓只能這麼做,其他的,他無能為力。

他知道,失去最重要的人,這種痛不是旁人三言兩語的安撫就能療癒。

更何況原是滿心的期待,最後竟是場痛心疾首的殘局。咸琅表露的憤怒,怕僅是內心所承載的萬分之一也不為過。

「昨夜,那名女子差點死在歹徒手中。知道嗎?唆使者還是她那親血緣的爹

人類生命不過短暫數十年,而芷芸的人生當中過去的十六載,除了霜兒的陪伴外,她究竟是靠著什麼意志來熬過其他歲月?

其實,我娘啊、婉鴛啊…很多人還是很疼我…咸琅腦海中不斷浮現著芷芸說這段話的表情。在那傷痕累累的身軀下,竟藏著一顆難得的溫柔與惜福之心,這是他怎麼也想不透的疑惑。

細聽到此的孤焓,笑道「霜兒把你對她的關愛,傳承給她的下一代。即使只有一人,可芷芸仍是在娘親的呵護之下成長。我想霜兒有她貼心的陪伴,辭世前必是含笑九泉。」孤焓安慰道。

「我想保護她。」久久,當咸琅口中迸出這句話,當場令孤焓大吃一驚!

「你在胡扯什麼?!人妖殊途,難道你想再次承受同樣的打擊?一個霜兒就讓你憤怒難平,若將來類似的情況發生在芷芸身上,難保你不會瘋狂。我明日一早會將她送走,而你解禁的日期將至,屆時人類就與你毫無瓜葛。」

孤焓雖然痛恨人類,但他知曉不是所有人類皆如此自私自利。只要是他好友所認同的人,他會以愛屋及烏的心態來接納對方。

更何況這名女子,還是和他有一面之緣的霜兒的後代。他會替芷芸找到好歸宿,讓她後半輩子有個安穩的依靠。

總比是的!日久生情的情況他碰到太多太多。當初知道霜兒離去,雖然嘴上嚷嚷批評著,可老實講他心底還是鬆口氣。豈知現在這卻來個芷芸這不能不防範啊!

妖與人若相戀則注定是場悲劇,他決不容許有一絲的脫軌可能性發生在他的好友身上。

「你敢?!」聽到孤焓這段話,咸琅轉身跨在孤焓身上,以手臂緊緊抵住孤焓的脖子「我自知法力不如你,但你若敢擅自做主,即使拼上我所有能力,我也不惜與你為敵。」

「你明知與我為敵的後果,將會付出你寶貴的生命。」孤焓冷漠說道。

的確,身為妖狼族的他,怎麼可能是仙界人的對手?更何況還是仙中七王之一的孤焓?但是

他默默鬆開手臂,起身站在孤焓前方低頭呈九十度彎腰禮。那隨意束起如緞般的黑長髮,有幾縷隨著風順著肩的曲線滑落於身前「請不要送走她!請體諒我想把對霜兒的愧疚,回報在她身上,」唯有如此,他心中的懊悔才會淡化許多。

「我答應你,在禁令解除前,若她能遇到好歸宿,我必會親自送走她。刑期後,她若沒這機緣,我會將她交付給你,自此不再和她有所連合。」彎腰站在前方的咸琅,抬頭以堅定不移的神情望著孤焓。

『你恐怕不知道,你竟然對這名女子動了憐惜之情!終有一天,你必定會為這承諾付出代價。』這段話孤焓想說出口,但看著咸琅懇切的表情,他還是硬生生將這句話吞下去。

搖頭嘆息,終究,他敗在咸琅真誠的思緒「希望你不會忘記,你今日在這和我的約定!」孤焓在冷冷說完這句話後,身軀逐漸消逝不見。

依舊站定於原處的咸琅,在獲得孤焓願意退讓的允諾下,仰頭望著晴朗藍天緩緩吐出一口氣

這次,他不會輕易放手。他不會讓霜兒的悲劇,再次延伸至芷芸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