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水中央裸著上半身的他,背對著岸邊,低頭凝眸左手掌上靜靜躺著的木梳。

那是當年與霜兒離別之際,他親自送交到她手中的東西。

咸琅不解,這本該是霜兒的貼身之物,怎會出現在這名女子身上?

木梳陪伴著霜兒成長,也代替他守護著她。他告訴她,未來只要有任何困難,帶著這柄木梳進山林,他會主動現身在她眼前。

木梳是個媒介。只要霜兒踏入這片山林,它會傳送她當下的情緒波動並與這片山中一草一木相互引發共鳴,好讓他能迅速並輕易知道她的方位。

昨兒個夜晚,他就是感覺到恐懼、驚慌、憤怒與絕望之情緒。

當他迅速到達木梳所在地,見到的就是人類最不堪入目的行為舉動。不管是什麼原因,難道那群喪心病狂的人渣不是人生父母養?

想起昨夜景象,若他再晚點出現這名擁有木梳的陌生姑娘不但恐被蹂躪,甚至早魂歸冥府。思及此,他不自覺地繃緊全身、緊握右手,而那條條被包覆在皮膚下的青筋明顯突起

他不曾動手攻擊人類。即使面對昨晚那群卑劣惡質的人類,他也沒有絲毫想出手殺害的打算──

原因很簡單,這類的人自會被天道因果輪迴給收拾整治,不必弄髒他的手。

不過,真是如此嗎?若今日受侮辱的對象是霜兒,他是否還有時間尋回這理智?

如果受害者不是這名女子,而是霜兒毫無疑問,那群人註定將是他第一次動手的對象

「霜兒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像是要反駁內心的多慮「霜兒的人生是幸福美滿!那男人會保護她,不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咸琅低語呢喃著。

若霜兒真照自己的想法幸福過日子,那麼這柄木梳又何故會出現在這名女子身上?他將注意力重新移回這把雕工細緻的木梳上,百思不得其解。

「看來,得等到那名女子醒來,我才能好好詢問此木梳是從何而來!」

在停止思緒的同時間,他感覺到有股人的氣息逐漸靠近。二話不說,咸琅迅速起身朝岸邊飛躍而去,一抓起放置在岸上的玄色衣裳便騰空跳躍躲藏在林木上方的枝幹間,細看來者何人又有何事?

待來者身影落入咸琅眼中,他瞇起雙目注視著

昨晚那名陌生女子。

***

是她的錯覺嗎?她剛剛彷彿聽到有人起身所濺起的水花,走到岸邊卻沒看到任何人影?

望著平靜無波的水面,她搖著頭在心中告訴自己『別多想』。

在這片村民口中的禁地,除了她自己與昨夜的恩人與狼,想是再不會有其他人存在吧?

或許,有可能是一對年輕夫婦與狼可,這樣想也不對!

芷芸回想起今早起身的寢居,馬上推翻掉年輕夫妻的可能性。原因是床褥大小要兩人同床共枕,實在很勉強吶

「唉~」低頭嘆口氣,看來得等到屋主現身,她才能明白整個來龍去脈了。

芷芸將懷抱中的大紅嫁衣弄濕後暫時擱在岸邊,左右張望著搜尋她要找的東西,當她露出笑容時,代表已尋獲她所需要的植物。

坐在枝幹間的咸琅,默不作聲地看著她忙來忙去。

芷芸拿起石頭,將方才撿來的肥皁莢搗爛後,抹在昨晚被弄髒的新嫁衣上。

當她揮汗如雨地將嫁衣清洗乾淨後,雙手吃力地抓著嫁衣高舉,望著昨夜被撕裂的衣襟處一股恐懼油然而生

「娘」不管溼漉漉的嫁衣是否會浸濕她這身衣裳,芷芸緊緊摟著嫁衣低聲啜泣。

「那件嫁衣,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清洗?既然姑娘哭的如此難過,何不丟棄?」芷芸上頭樹枝間傳來這道低沉男聲。

「誰?」芷芸驚恐轉身朝上方望去,可因她心慌並未站穩,再加上方才洗滌嫁衣處潮濕,瞬間馬上鞋底打滑。她面對著咸琅,朝後方溪面仰躺而去

「小心!」見此,咸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到芷芸面前伸手緊摟住柳腰,這才避免她發生落入溪中的危機。

「多多謝公子相救。」芷芸一頭栽進咸琅懷抱裡。這種近到彷彿對方規律地心跳聲都可傳進耳中的距離,早已令她臉蛋抹上一片嬌羞紅霞。

待他將她拉進岸邊並站穩後,芷芸依舊羞紅著臉不敢抬頭。至於那件嫁衣,仍然摟在她胸前。

「莫客氣!」咸琅不卑不吭地低沉回應,他注視著嫁衣「何不把此件嫁衣給扔了?」

聽到這問題,芷芸才想起方才令自己驚嚇的問題,她這才抬起頭來

「這件嫁衣對小女子而言很重要」她沒注意到抬頭後的那瞬間,咸琅眼底露出的震撼「這件是家母在我年幼時,一針一線教導我所繡出來的嫁衣

這件嫁衣所負載的,不僅是她和娘親過去相處的點滴回憶,更蘊含著長輩對晚輩未來的幸福期望。只是娘在天之靈若知道今日自己遭逢此劫,想必是心痛不已

「請恕小生冒昧一問」自袖中伸出左手,他拿出那柄木梳輕聲詢問,「這柄木梳為何會在妳身上出現?」

至此,即使不詢問,咸琅心中也疑惑大解。看著嫁衣上的繡工、望著那張與霜兒相似的芙蓉之姿他懂了。

昨夜他怎會沒注意到?倘若他注意到,心頭上就不會有任何疑惑。

「這是家母的東西」她伸手欲取回。

「再次冒昧一問,霜兒不,李霜是姑娘的什麼人

原本想拿回木梳的芷芸,聽到這問題而訝異地停頓這舉動「你認識家母?」她望著咸琅,不解道。

『果然』咸琅將木梳還給芷芸「令慈近來可好?」他故意忽略芷芸的疑惑。

「想不到在此山中有人認識娘親可惜」芷芸低垂著眼瞼含著淚

「家母於多年前身體欠安,已撒手長辭

這句出乎意料的解答,當場令咸琅錯愕萬分。就像一顆石頭突然朝湖面擲去,所引發的激盪久久難以平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