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中,感覺束縛著她手腕的紅鍛被人解開。

一隻溫熱的手,粗暴脫掉她的新娘繡鞋後,隨即從腳掌沿著腳踝順著小腿肚逐漸觸碰上來。

芷芸驚嚇睜大雙眼坐起身,才發覺現下身處山林之中。在這連日光都不易透進來的密林裡,更遑論那黯淡月色?

此時,前方亮起多支火炬,透過火的光芒,她依稀看到前方約有五六名彪形大漢。

「小姑娘別害臊阿!大爺們會好好溫柔疼惜妳的~」語畢後週遭響起一片淫笑聲,不斷在這片山野中擴散再擴散。

「住嘴!我是王府的人,今日奉命以此身獻給天神…你們膽敢與天為敵?」即使口中大喝,企圖讓眼前的不肖之徒打消輕薄的念頭,但此時在人群中竟走出一位令她不敢置信的人

「哈~想不到吧!天神就是我~嘿嘿嘿!」那輕薄的笑意蕩漾在春風滿面的巫覡臉上,頓時一股寒意爬上芷芸心頭。

「妳該感謝妳娘生給妳這般絕美容顏」他手拿火炬輕笑著「否則,還未體驗人道之事的妳便魂斷九泉嘖嘖嘖~這可真令人惋惜呢!」

「本來嘛~奉妳父兄之命,我是該在這裡把妳解決掉。不過看在妳這傾城傾國的美貌上,我就好心指點妳人道之事,以免妳在地府有所憾恨~~~哈哈哈哈哈哈~

芷芸緊閉雙眼摀住耳朵,但這些淫噦的言語比不上背叛的殺傷力來的強大

『父兄?!爹!爹!!你好狠的心吶』緊咬著牙,芷芸顫抖著在心中吶喊。

心中的忿怒激起勇氣,她趕緊起身奮力推開一旁桀黠大漢。被推到一旁的壯漢非但不生氣還哈哈大笑「快逃~小娘子!這樣才有樂趣可言吶~!咈咈咈~~

她聽到,身後那群卑劣小人粗俗的笑聲

她知道,心中響起的聲音不斷催促著她盡快逃走

她明白,這被抓到的後果是多麼令人不堪想像

可那雙因跪坐而酸麻的腿,原就不易於短時間內恢復站立,更別說是奔逃

果不其然,過不了一會,她便被人輕鬆壓倒在地。

「不要求求你們大發慈悲」她驚慌失色緊抓著胸襟,不肯放開。

「妳這臭娘們!」不耐煩的話語剛落下,一掌隨即巴在她細緻的臉蛋上。

這一掌是打的她昏頭轉向,左臉上浮現紅辣掌印。芷芸手一鬆,便馬上被壓在身上的壯漢撕裂衣襟,露出僅被一件粉色褻衣遮掩住的白皙胸脯。

「不」即使是頭暈不適,她仍舊下意識緊緊護住身軀。

「給老子放手」美人當前,慾火難耐。哪管這麼多?當另一掌正打算朝她另一臉頰甩下去的節骨眼上,壯漢卻在前方處突然望見什麼,倒抽一口冷氣且停止動作。

因著他的舉動,瞬間所有人朝壯漢所望的方向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竟讓現場所有人驚嚇呆滯、不敢出聲。

芷芸在壓身壯漢恐懼地起身離開她身軀時,不解地緩緩翻轉身,想抬頭瞧瞧前方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這群歹徒驚嚇不語。

她吃力翻動身子,看到就距離在她不遠處,一隻毛色全身黑到發亮、雙瞳閃爍著銀亮光芒的大型動物站在她眼前。

不知道從哪來的異樣感覺,總之這感覺讓芷芸知道:她有救了。

她緩緩伸出手,帶著斑斑傷痕朝動物哭喊著:「救我求求祢救救我

是娘嗎?祂是娘派下來要保護她的吧?因為在她用盡力氣喊出這段話而昏厥前,她似乎聽到這動物靠近她低喃喊著:

別怕!不哭…

***

看著眼前這隻似狼非狼的野獸,眾人禁不住在喉頭間嚥下唾液。

牠看似是狼,但體型竟是狼的兩三倍大甚至是多上許多。大到令人腿軟顫抖

「怕怕什麼?不過是一頭禽獸罷了大夥砍死牠!」領頭的巫覡試圖以聲量來壓過現場令人窘迫的緊張氣氛。

我剛聽到,你自稱天神?在這片安寧之境,豈容的你們這群鼠輩撒野?

碰到這種難得一見的大型動物已經夠吃驚了,萬沒想到這野獸竟然在沒開口的情況下『說』出清晰話語,怎不令人瞠目結舌?

狼走近一步,惡漢就倒退一步。直到有人尿失褲子尖叫逃跑,大夥才一哄而散!

黑狼沒有追趕的打算。牠僅用那雙銀亮瞳眸冷冷注視著那群人消逝的方向。直到沒有任何人影逗留在其視線範圍內,牠才緩緩轉過身子凝視著衣裳不整、昏厥在地的芷芸。

黑狼盯著方才因拉扯而遺落地面的木梳面露疑惑,遲疑一會才猛然想起愈到深夜,山中氣候溫度將會驟降。不趕緊把這女子安頓好,恐有染風寒的危機。

牠先銜起地面上的木梳,最後將芷芸駝在背上慢慢朝深山中走去

***

覡等一行人則連滾帶爬自山中衝到王府,向王滿金稟報這怪異的事情。

這讓原先在廳堂中等待好消息的滿金,臉龐逐漸壟罩嚴肅憤怒的神情!

「飯桶!一群誤事飯桶!」他狠狠敲打木桌「你們最好祈禱她會變成那隻禽獸的佳餚!否則哪天她出現在我眼前,肯定要你們一個個項上人頭來做陪葬!下去!全部給我下去!」滿金似乎是殺紅眼的瘋狂大喊!

眾人在聽到離開的命令,一致性地朝大門衝去。頃刻間碩大的廳堂,只留下情緒因過於激動而扶著桌面氣喘吁吁的滿金。

他額冒青筋,緊握拳頭重敲桌面『孽畜!不過』突然念頭一轉,他瞇起雙眼笑著「這不也是個好機會?妖孽就是妖孽,哪有什麼人倫道德?呵呵呵呵呵、哇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妙哉!妙哉啊!

一怒一笑的無常個性,讓在門外側耳傾聽的奴僕是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不懂今日老爺態度何故轉變的如此迅速?

只有在廳內笑歇的滿金明白,不管歲月流逝多少、不管光陰運轉多久,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種恥辱,以及現下這種復仇的快感。

「妳這寡廉鮮恥的女人!如果知道妳的女兒即將嚐還這果報,肯定心痛吧?我真是爽快阿!哇哈哈~」滿金說到此,大笑闔不攏嘴。

這是他活到現今大半輩子,總算有吐出怨氣的爽快時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琪姬 的頭像
琪姬

-思緒收藏匣-

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